法官帮助死刑犯完成最后心愿

2018年06月04日10:21  来源:法制日报
 

小飞(化名)的生活在3岁时发生重大变故。父亲因生活琐事将母亲用刀捅死被判处死刑,小飞成了孤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家庭经济困难。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审理小飞父亲李某案件的法官向小飞伸出援手,帮他协调解决了户口和孤儿补助等问题。

小飞的父母原本在郑州卖烧烤。2014年7月12日,二人因生活小事发生激烈争吵,李某朝妻子任某连捅数刀致其死亡。行凶过程被女儿(任某与前夫之女)发现,李某害怕罪行败露,用毛巾将女儿捂死。

郑州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某死刑。二审维持原判。2015年11月27日,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李某被执行死刑。李某与任某所生之子小飞成了孤儿。

参与该案审理的郑州中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法官任璐关注小飞,是因为死刑执行前李某说的一番话。

李某说,他想让小飞上学,上学就能有文化,就不会再像他一样生活。小飞出生后一直没有上户口,没办法上学。给小飞上户口成了他最后的愿望。

“这是我到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后接手的第一起一审刑事案件,心理触动很大。”任璐告诉记者。

近日,记者从郑州出发去小飞家采访。从平顶山市鲁山县城到小飞家还有40多公里山路。

村里路边3间贴着白瓷砖的房子就是小飞家。小飞的爷爷、叔叔李晓辉(化名)与记者一起在院子里坐下。

“你去场上看看麦。”小飞的奶奶有精神疾病怕受刺激,和记者寒暄几句后,小飞的爷爷把她支了出去。

记者提出能不能进屋看看小飞的生活状态,他们腼腆地说,“可以,就是有点儿乱”。

只见屋里光线昏暗,还处于“毛坯”状态,与外面形成巨大反差。除了冰箱、洗衣机和电视外没有其他电器,家具屈指可数,都已陈旧不堪。床边一角堆着一些旧玩具,除此再看不出孩子生活的影子。

李晓辉说,案件发生后,一家人的收入大幅减少、支出增加,盖房欠的债还没还清,房子的装修也就停滞下来。

小飞的两个姑姑都已结婚,在外地生活。李晓辉在郑州打工,每月收入不足2000元,供着一家老小的开销。

案件发生后,小飞跟着爷爷奶奶回到鲁山县生活,但家里人的户口都在老家洛阳市洛宁县,李晓辉跑了几次都没能给小飞办好户口。

记者从郑州中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了解到,未审庭庭长刘文琳、法官任璐等多次到村里,协调村两委及派出所相关人员召开现场协调会,解决小飞的户口问题。

李晓辉说,在法官的帮助下,较短时间内小飞的户口就解决了。为了解决小飞家的生活困难,法官还帮助小飞办好了孤儿证,每月可领800元补助。

刘文琳告诉记者,法官多次来到小飞家,给小飞送去衣服、书包、玩具等物品,给他家带来油、米等生活必需品。

一次走访时,任璐看到小飞脸上挂着鼻涕,害羞地躲在大人身后,就问小飞,想不想去郑州玩,小飞痛快地说,“想”。很快,法官们就兑现了约定。

“小飞这会儿应该刚上课。”李晓辉看了看时间说。

说起小飞的学习成绩,李晓辉坦言:“不好,总不好好完成作业。他在学校比较调皮,老师都管不了。”

任璐多次打电话给小飞,叮嘱他要好好学习。而让任璐放心不下的,不只孩子的学习。听小飞的姑姑说,爷爷生气时打了孩子,她专门打电话过去劝说不能这样管教。

记者问及此事,李晓辉说,孩子放学后在公路上玩耍,爷爷担心他被车撞到,说了几次都不听就动了手,“农村嘛,免不了这样教育孩子”。

“我今年已经74岁,再养10年孩子都还没成人。”小飞的爷爷说自己心理压力不小。

小飞的爷爷奶奶不识字,补助款需要李晓辉帮忙领,还要时不时回来忙地里的事。请假多了,他担心自己会被老板“炒鱿鱼”。(记者 张昊)

(责编:高嘉蔚、宽容)